<xs_正文标题> - www.xed05.com
2016-12-10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哥哥抢劫爹却让患病弟弟顶包 一家三口都被捕

哥哥抢劫爹却让患病弟弟顶包 一家三口都被捕

本报讯(记者 田鑫)一家有两个双胞胎,老大不省心偷鸡摸狗,老二没啥不良嗜好。老大参与抢劫后向爹求助,护犊心切的爹竟然让老二去顶包。因为分别涉嫌抢劫罪和包庇罪,一家三口均被批准逮捕。  二十年前,宁夏南部山区的农户马林得了一对双胞胎,长子叫马平、次子叫马安。马平自幼调皮捣蛋,时不时还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。马安秉性懦弱,从来不惹事,对父母说的话百依百顺。  今年8月25日,马平在兴庆区参与了一起团伙抢劫案件,分赃获得了一部三星牌旧手机。案发后,涉案元凶王某及其数名同伙已被抓获,而马平却成了漏网之鱼。案发后,他连夜潜逃返回原籍,将抢劫之事告诉了父亲马林,并以关进监狱就找不到媳妇为由,希望父亲帮帮他。  马林虽恨铁不成钢,但训斥一顿之后仍默许他留在家里。当晚,马林就开始想对策,他觉得次子马安患有先天性的生理疾病,即使结了婚也无生育能力,家族传宗接代的重任还需依靠长子马平。于是想到了让次子顶包的主意,马林想着次子没有前科,抓进去也不会判太重。  第二天,马林就召集哥俩商谈对策。马平先讲述了抢劫案件的时间、地点、受害人相貌特征、所抢财物及同伙等,马安一一记住并照原样练习了几次。  案发地警方根据王某等嫌犯的供述,顺藤摸瓜,来到马平的住处,看到办案民警,马林装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,揪着马安的衣领说:“他就是参与抢劫的漏网之鱼!”因为主犯王某平时习惯叫马平“小马子”,并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不知道马平还有个双胞胎弟弟,因此马安经辨认被确定为同伙,蒙混过关。  在检察官进行讯问时,顶包之事很快露出了马脚。9月24日,警方按照法律程序,将该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批准逮捕。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对马安进行讯问时,却发现其神态极不自然且闪烁其词,甚至有抵触情绪,其供词与事实在细节上存在很大出入,与王某等交代出入很大。检察官告知了该案社会危害的严重性和处罚刑期后,马安坐不住了,如实交代顶包的详细经过,并供出了哥哥马平。  经审讯,马家父子如实交代犯罪事实。10月13日,马平涉嫌抢劫罪、马林及马安分别涉嫌包庇罪被兴庆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本报讯(记者 田鑫)一家有两个双胞胎,老大不省心偷鸡摸狗,老二没啥不良嗜好。老大参与抢劫后向爹求助,护犊心切的爹竟然让老二去顶包。因为分别涉嫌抢劫罪和包庇罪,一家三口均被批准逮捕。  二十年前,宁夏南部山区的农户马林得了一对双胞胎,长子叫马平、次子叫马安。马平自幼调皮捣蛋,时不时还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。马安秉性懦弱,从来不惹事,对父母说的话百依百顺。  今年8月25日,马平在兴庆区参与了一起团伙抢劫案件,分赃获得了一部三星牌旧手机。案发后,涉案元凶王某及其数名同伙已被抓获,而马平却成了漏网之鱼。案发后,他连夜潜逃返回原籍,将抢劫之事告诉了父亲马林,并以关进监狱就找不到媳妇为由,希望父亲帮帮他。  马林虽恨铁不成钢,但训斥一顿之后仍默许他留在家里。当晚,马林就开始想对策,他觉得次子马安患有先天性的生理疾病,即使结了婚也无生育能力,家族传宗接代的重任还需依靠长子马平。于是想到了让次子顶包的主意,马林想着次子没有前科,抓进去也不会判太重。  第二天,马林就召集哥俩商谈对策。马平先讲述了抢劫案件的时间、地点、受害人相貌特征、所抢财物及同伙等,马安一一记住并照原样练习了几次。  案发地警方根据王某等嫌犯的供述,顺藤摸瓜,来到马平的住处,看到办案民警,马林装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,揪着马安的衣领说:“他就是参与抢劫的漏网之鱼!”因为主犯王某平时习惯叫马平“小马子”,并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不知道马平还有个双胞胎弟弟,因此马安经辨认被确定为同伙,蒙混过关。  在检察官进行讯问时,顶包之事很快露出了马脚。9月24日,警方按照法律程序,将该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批准逮捕。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对马安进行讯问时,却发现其神态极不自然且闪烁其词,甚至有抵触情绪,其供词与事实在细节上存在很大出入,与王某等交代出入很大。检察官告知了该案社会危害的严重性和处罚刑期后,马安坐不住了,如实交代顶包的详细经过,并供出了哥哥马平。  经审讯,马家父子如实交代犯罪事实。10月13日,马平涉嫌抢劫罪、马林及马安分别涉嫌包庇罪被兴庆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本报讯(记者 田鑫)一家有两个双胞胎,老大不省心偷鸡摸狗,老二没啥不良嗜好。老大参与抢劫后向爹求助,护犊心切的爹竟然让老二去顶包。因为分别涉嫌抢劫罪和包庇罪,一家三口均被批准逮捕。  二十年前,宁夏南部山区的农户马林得了一对双胞胎,长子叫马平、次子叫马安。马平自幼调皮捣蛋,时不时还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。马安秉性懦弱,从来不惹事,对父母说的话百依百顺。  今年8月25日,马平在兴庆区参与了一起团伙抢劫案件,分赃获得了一部三星牌旧手机。案发后,涉案元凶王某及其数名同伙已被抓获,而马平却成了漏网之鱼。案发后,他连夜潜逃返回原籍,将抢劫之事告诉了父亲马林,并以关进监狱就找不到媳妇为由,希望父亲帮帮他。  马林虽恨铁不成钢,但训斥一顿之后仍默许他留在家里。当晚,马林就开始想对策,他觉得次子马安患有先天性的生理疾病,即使结了婚也无生育能力,家族传宗接代的重任还需依靠长子马平。于是想到了让次子顶包的主意,马林想着次子没有前科,抓进去也不会判太重。  第二天,马林就召集哥俩商谈对策。马平先讲述了抢劫案件的时间、地点、受害人相貌特征、所抢财物及同伙等,马安一一记住并照原样练习了几次。  案发地警方根据王某等嫌犯的供述,顺藤摸瓜,来到马平的住处,看到办案民警,马林装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,揪着马安的衣领说:“他就是参与抢劫的漏网之鱼!”因为主犯王某平时习惯叫马平“小马子”,并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不知道马平还有个双胞胎弟弟,因此马安经辨认被确定为同伙,蒙混过关。  在检察官进行讯问时,顶包之事很快露出了马脚。9月24日,警方按照法律程序,将该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批准逮捕。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对马安进行讯问时,却发现其神态极不自然且闪烁其词,甚至有抵触情绪,其供词与事实在细节上存在很大出入,与王某等交代出入很大。检察官告知了该案社会危害的严重性和处罚刑期后,马安坐不住了,如实交代顶包的详细经过,并供出了哥哥马平。  经审讯,马家父子如实交代犯罪事实。10月13日,马平涉嫌抢劫罪、马林及马安分别涉嫌包庇罪被兴庆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本报讯(记者 田鑫)一家有两个双胞胎,老大不省心偷鸡摸狗,老二没啥不良嗜好。老大参与抢劫后向爹求助,护犊心切的爹竟然让老二去顶包。因为分别涉嫌抢劫罪和包庇罪,一家三口均被批准逮捕。  二十年前,宁夏南部山区的农户马林得了一对双胞胎,长子叫马平、次子叫马安。马平自幼调皮捣蛋,时不时还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。马安秉性懦弱,从来不惹事,对父母说的话百依百顺。  今年8月25日,马平在兴庆区参与了一起团伙抢劫案件,分赃获得了一部三星牌旧手机。案发后,涉案元凶王某及其数名同伙已被抓获,而马平却成了漏网之鱼。案发后,他连夜潜逃返回原籍,将抢劫之事告诉了父亲马林,并以关进监狱就找不到媳妇为由,希望父亲帮帮他。  马林虽恨铁不成钢,但训斥一顿之后仍默许他留在家里。当晚,马林就开始想对策,他觉得次子马安患有先天性的生理疾病,即使结了婚也无生育能力,家族传宗接代的重任还需依靠长子马平。于是想到了让次子顶包的主意,马林想着次子没有前科,抓进去也不会判太重。  第二天,马林就召集哥俩商谈对策。马平先讲述了抢劫案件的时间、地点、受害人相貌特征、所抢财物及同伙等,马安一一记住并照原样练习了几次。  案发地警方根据王某等嫌犯的供述,顺藤摸瓜,来到马平的住处,看到办案民警,马林装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,揪着马安的衣领说:“他就是参与抢劫的漏网之鱼!”因为主犯王某平时习惯叫马平“小马子”,并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不知道马平还有个双胞胎弟弟,因此马安经辨认被确定为同伙,蒙混过关。  在检察官进行讯问时,顶包之事很快露出了马脚。9月24日,警方按照法律程序,将该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批准逮捕。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对马安进行讯问时,却发现其神态极不自然且闪烁其词,甚至有抵触情绪,其供词与事实在细节上存在很大出入,与王某等交代出入很大。检察官告知了该案社会危害的严重性和处罚刑期后,马安坐不住了,如实交代顶包的详细经过,并供出了哥哥马平。  经审讯,马家父子如实交代犯罪事实。10月13日,马平涉嫌抢劫罪、马林及马安分别涉嫌包庇罪被兴庆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本报讯(记者 田鑫)一家有两个双胞胎,老大不省心偷鸡摸狗,老二没啥不良嗜好。老大参与抢劫后向爹求助,护犊心切的爹竟然让老二去顶包。因为分别涉嫌抢劫罪和包庇罪,一家三口均被批准逮捕。  二十年前,宁夏南部山区的农户马林得了一对双胞胎,长子叫马平、次子叫马安。马平自幼调皮捣蛋,时不时还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。马安秉性懦弱,从来不惹事,对父母说的话百依百顺。  今年8月25日,马平在兴庆区参与了一起团伙抢劫案件,分赃获得了一部三星牌旧手机。案发后,涉案元凶王某及其数名同伙已被抓获,而马平却成了漏网之鱼。案发后,他连夜潜逃返回原籍,将抢劫之事告诉了父亲马林,并以关进监狱就找不到媳妇为由,希望父亲帮帮他。  马林虽恨铁不成钢,但训斥一顿之后仍默许他留在家里。当晚,马林就开始想对策,他觉得次子马安患有先天性的生理疾病,即使结了婚也无生育能力,家族传宗接代的重任还需依靠长子马平。于是想到了让次子顶包的主意,马林想着次子没有前科,抓进去也不会判太重。  第二天,马林就召集哥俩商谈对策。马平先讲述了抢劫案件的时间、地点、受害人相貌特征、所抢财物及同伙等,马安一一记住并照原样练习了几次。  案发地警方根据王某等嫌犯的供述,顺藤摸瓜,来到马平的住处,看到办案民警,马林装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,揪着马安的衣领说:“他就是参与抢劫的漏网之鱼!”因为主犯王某平时习惯叫马平“小马子”,并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不知道马平还有个双胞胎弟弟,因此马安经辨认被确定为同伙,蒙混过关。  在检察官进行讯问时,顶包之事很快露出了马脚。9月24日,警方按照法律程序,将该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批准逮捕。承办该案的检察官对马安进行讯问时,却发现其神态极不自然且闪烁其词,甚至有抵触情绪,其供词与事实在细节上存在很大出入,与王某等交代出入很大。检察官告知了该案社会危害的严重性和处罚刑期后,马安坐不住了,如实交代顶包的详细经过,并供出了哥哥马平。  经审讯,马家父子如实交代犯罪事实。10月13日,马平涉嫌抢劫罪、马林及马安分别涉嫌包庇罪被兴庆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